亚博官方app首页入口-官方网站 官方网站 反诈老陈辞职1个月:没有警察身份了,我还是被网暴

反诈老陈辞职1个月:没有警察身份了,我还是被网暴



5月8日,正好是”老陈”辞职一个月整。老陈本名陈国平,在互联网上,他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”反诈警官老陈”。

“老陈”其实不老,今年也就是45岁,但是他喜欢别人喊自己”老陈”:”老一点,成熟一点,接地气一点。”

“老陈”本名陈国平,辞职前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的一名反诈民警。”您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?”去年9月,”反诈警官老陈”通过网络直播与多位主播连麦宣传反诈火出圈。

不过,今年4月8日,老陈正式从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辞职。”主要还是因为之前流量太大,感觉在风口浪尖上,我一句话说得不合适,就会给单位造成麻烦,”老陈说,辞职之后不会带走”反诈警官老陈”的账号,自己准备以个人的身份去做公益。

这一个月里,老陈读书、睡觉、喝茶,和网络上的喧闹不同,生活中的老陈,其实是个有点”闷”的人:他能在家一待就是一整天,不下楼,也不怎么说话。

“之前都是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做直播,太累了。嗓子一直是哑的,眼睛也红。腰椎、颈椎都出问题了,身体消耗得很厉害。现在不用上班了,休息一下也挺好。”老陈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,”如果不看网络上的那些评论,生活还是很好的。”

因为网暴而辞去了警察身份后,老陈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清净:相反,网上的各种舆论像是一张网,紧紧地箍住了他,即便是做了很多次的心里建设,老陈还是不能适应。

记者对话老陈,跟他聊聊脱掉警察制服后,”普通人”老陈这一个月的日子。

以下为陈国平的自述:

没有警察身份了,我还是被网暴

一个月前辞职的主要原因,其实就是网络暴力。因为警察的特殊身份,我在网络上火了之后受到很多攻击,还有人去单位举报,考虑到给单位、给组织添了不少麻烦,我今年三月底决定辞职。

以前没有火,大家不怎么关注我,现在火了,每说一句话,每个字眼都要去研究,万一说错了,风险性就加大了。可能我一句话说错了,或者是我自己的理解、自己所说的,和网友的理解不同,就会导致一些负面影响,乃至舆情。感觉自己在风口浪尖上,压力特别大,所以就想干脆辞职,以后自己担责。

没想到,我脱去了警察的制服,还是会被网暴。作为普通人,网暴也一点都没有少。

感觉网上有些人就像跟我有仇一样,天天追着我不放,每一次都追着评论,说各种难听的话。尤其是一些营销号,发的东西都是没有任何采访和求证的,但是好多人就信他们胡说。

后来听说,他们就是故意追着热度走,就是故意发一些不实的东西吸引眼球,然后把这个号”养肥”了再卖掉,我不知道这个事情的真假,但是也希望大家在关注一些视频号、公众号,听一些所谓的”大V”声音之前,也要注意辨别,不要随意被他们带节奏,带情绪。

网上的这些谩骂,我曾经试图努力不去看,但是有时候看两眼,心情也很受影响。就比如今天,我早上一开手机,后台好多@我和私信我的,我真是都无语了。有两天我很忙就坚持住没看手机,心情就挺好。但是在家的时候没忍住看一眼这些评论和私信,就觉得很气愤。虽然我生气,但是我也不能回骂,也不能发脾气,只能在心里不舒服。